男女有別?土地權益分配不妨淡化性別標準

   日期:2020-05-08     來(lái)源:中國青年報    瀏覽:3551    評論:0    
核心提示:  在北京衛視近日播出的《向前一步》節目
   在北京衛視近日播出的《向前一步》節目中,一件“拆遷時(shí)女兒是否能同等享受補償政策”的案例引發(fā)輿論爭議。節目中,村民劉先生認為,自己25歲的女兒和21歲的兒子符合相關(guān)拆遷補償規定,但女兒申請宅基地的訴求一直未得到解決。不過(guò),這一訴求卻被專(zhuān)家和評論員以“男女有別”“歷來(lái)傳統”的理由否定。

  檢索公開(kāi)報道可知,隨著(zhù)城鎮化的推進(jìn),在拆遷事務(wù)中,諸如“嫁出去的女兒能繼承父母的承包地和宅基地嗎”“女兒能和兒子一樣申請宅基地嗎”等疑問(wèn),具有一定普遍性。這個(gè)案例可以說(shuō)是一個(gè)非?,F實(shí)的注腳。

  節目中,各位專(zhuān)家和評論員反對的理由,不能說(shuō)沒(méi)有道理。比如,一般而言,女兒結婚后大多要脫離原生家庭,在新家庭一方可獲得相應的土地權益。所以,一般在原生家庭就無(wú)法與其他兄弟一樣獲得,這是符合現實(shí)的安排。畢竟,宅基地資源相對有限,同一個(gè)人不能“多得”。這種由來(lái)已久的做法,照顧了更大層面的公平,很難說(shuō)完全是性別歧視。

  但是,時(shí)代在變,社會(huì )觀(guān)念也在變,更重要的是城鎮化推進(jìn)衍生出價(jià)值不菲的土地征用補償收益,如果在相關(guān)權益的安排上,還是“一刀切”繼續沿用過(guò)去那套“男女有別”的分配規則,其帶來(lái)的爭議是可以預期的,也應該被理解。

  首先應該明確,雖然表面看來(lái),相關(guān)爭議是圍繞宅基地權益來(lái)展開(kāi)的,但背后實(shí)質(zhì)是對拆遷福利最大化的爭取。像此次事件中,涉事村莊的個(gè)人宅基地權益就對應每人可另享受購買(mǎi)面積190平方米定向安置房的權利,其價(jià)值可想而知。在這一情況下,若還是簡(jiǎn)單沿用過(guò)去的做法,默認女兒未來(lái)結婚可以在新家庭享有宅基地權益,所以就不能在原生家庭獲得相應的拆遷福利,其實(shí)忽略了很多現實(shí)因素。

  比如,在不同地區,拆遷福利乃至宅基地權益所對應的實(shí)際價(jià)值,可能存在很大差異。這一點(diǎn)在過(guò)去的農業(yè)社會(huì )并不明顯,但在現今是很常見(jiàn)的。那么,從福利和權益最大化的角度,在確保只能享有單獨的宅基地權益的情況下,更多遵照個(gè)人意愿。而這一點(diǎn)是不難做到的,因為在土地確權改革推行的當下,個(gè)人名下的土地權益是可以查證的,“多占”的可能性不大。

  另外,考慮到當前離婚率較高乃至未婚現象增多的現實(shí),女性在原生家庭獲取土地權益,也能對其權益形成更有力的保障?;谌诵砸蛩?,人對福利和權益的爭取往往都更傾向于即時(shí)性和確定性的,過(guò)去默認女性無(wú)法在原生家庭享有宅基地權益,既建立在婚姻事實(shí)的基礎上,也將個(gè)人權益的實(shí)現推向不確定的未來(lái)。簡(jiǎn)單以性別作為某些權益劃分的基礎,在越來(lái)越講究性別平等的今天,確實(shí)不無(wú)人為放大性別權益差異之虞。

  因此,綜合考量,今天的拆遷福利分配規則和宅基地權益保障機制設計,不妨淡化性別因素,而更多回到權利的保障上來(lái)。如在明確個(gè)人宅基地權益和拆遷福利是“單向性”的、只能取其一端的基礎上,讓個(gè)人在“現在”和“未來(lái)”之間作出選擇,而不是強制安排,既能更好順應男女平權的社會(huì )觀(guān)念,也能夠保障分配公平,避免出現多占便宜的現象。

 

 
 
更多>同類(lèi)資訊
0相關(guān)評論

推薦圖文
推薦資訊
點(diǎn)擊排行